JustLea.

Another way

C3

“你又去哪了。”夏尘倚在自家门边,语气有些生硬。

 

沈礼渊把自行车放好,不耐烦地掏出钥匙开门后径直走入自己房内,一言不发地关上房门后再没声息。夏尘感到莫名其妙,火大地拍着他的房门大喊:“我在门外等了大半个小时,你一句解释都不说吗?你这算什么啊!”

 

门突然被打开,夏尘吓一跳地退后两步,那人却只是把钥匙扔给自己后轻浅地说了句“抱歉”就绕过自己去洗澡了,始终没有交代什么——事实上也不需要交代什么,只是夏尘在等待的半小时内突兀地产生了一种危机感,而刚才那人绕过自己时身上那阵暧昧甜腻的香水味更是加深了自己的恐慌和疑惑。所有线索指向的事实让夏尘不敢触碰,明明对沈礼渊是件好事。

 

“有事?”门边那个毛茸茸的脑袋试探性地张望了好几次,让沈礼渊看杂志的余光很难忽视,他试图在那人身上捕捉到什么信息。

抑或情绪。

“有事要问你。”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堂堂正正些。

“说。”

“渊哥……”紧张地吞了下口水,观察着床上那人的反应,没想到那人刚好抬头望着自己,四目交接时夏尘没由来地感到心慌。

居然叫“哥”,真是难得。沈礼渊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说啊。”

“你…你在交往吗?”

“什么?”

“我说,你有女朋友了吗?”

 

明明彼此之间的关系应该可以愉快地聊这种话题才对,但夏尘心里像是装了个定时炸弹,这个话题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他始终害怕探明对方对这个话题的取向和态度,仿佛一旦听到了什么答案后自己心里隐藏的东西就会爆炸开来,结果如何,夏尘不敢想。

 

只是今晚,那个定时炸弹被无端空白的半小时和陌生的香水味按下了计时开关,沈礼渊的回避让夏尘觉得很难过,他甚至猜想那句云淡风轻的“抱歉”背后已经铺排好了完美的人事物,而这个故事里面没有自己。这种仿佛被抛弃的感觉让夏尘迫切想在对方口中亲自确认自己的存在感,他不过少年,情商还不至于高到可以淡然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巨浪。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沈礼渊把杂志合上,定定地看着少年分明闪烁的双眸。

夏尘和他沉默地对视着,沈礼渊好看的黑瞳里藏了太多自己参不透的话语和情绪,他突然觉得窒息,让自己呼吸不过来。

他侧过头避开那人的眼光,有些无力地说:“没关系。”

少年离去的背影单薄而狼狈。门忘了关,客厅的光暗暗地投了进来,不刺眼但又固执地占据了门前的一小块地方,沈礼渊有些烦躁地把杂志扔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关了房门。

 

夏尘觉得自己蠢透了。

他确信自己的性取向是异性,但却无法解释眼下这种混乱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完全丧失的自信心,还有对方冷漠的回应和难以猜测的眼神,都赤裸地呈放在自己眼前,没办法视而不见置之不理。

很想告诉自己这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一时的错觉幻觉罢了。

对方不过是占据了自己生命大多数回忆的主角人选罢了,不过就是一直充当着自己哥哥、甚至偶尔也扮演父母的角色,不过就是无限地纵容、满足自己所有要求的人罢了。

真的只是这样吗?

夏尘也清楚这并非男女之间的爱慕,其实更像是病态的寄生和依赖,他担心这种细腻纤弱的感觉被对方察觉后自己会变得敏感,却始终无法为自己别扭的独角戏找到合适的舞台予以安放,奇怪到像变了个人一样。

嘴角突然有些苦涩。

 

时间早就在无形之中篡改了许多事实,也无情地吞噬了许多记忆,剩下的碎片永远模棱两可地缠绕在真相和谎言两者之间,好像所有曾经确信无疑过的答案都不再颠扑不破,而那些被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正悄然孕育着一场惊喜。连接过去、现在、未来的锁链变得危险,少年骑着自行车每天穿行的街道好像突然之间改变了模样,那片爬山虎原来已经覆盖了整堵高墙,转角的街头涂鸦也被新的信仰所替代。

 

夏尘被置于陌生的中心,来路不明,前路漫漫。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JustL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