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Lea.

Another way

C1

刚料理完蛋炒饭的平底锅被主人遗忘在洗碗槽,水龙头也好像还没关紧,客厅的电视上吵闹无趣的游戏节目正在孤单地上演着独角戏。

 

夏尘呈大字型摊睡在凌乱的床上,好看的白T-shirt因主人出格的睡姿变得皱巴巴,不经意露出了腰间的皮肤。全然进入梦乡的少年对窗外聒噪的蝉鸣毫无反应,而匍匐的热浪和毒辣的太阳也被干脆地隔绝于门外,此间安稳无忧。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扰了少年的美梦,他皱了皱眉,扯过枕头后翻了个身,对门外的声音不为所动。

而门外那人显然十分生气,一边狂按门铃一边大喊:“夏尘你快给我开门!晚上你们班有小测啊不想活了吗!”

床上的少年瞬间清醒坐了起来,连滚带爬地开了门后又冲回房间,确认了自己的作业仍然处于空白状态后朝那人喊:“沈礼渊我真的要死了,你怎么不告诉我要小测啊!”

沈礼渊刚放下书包,转头就看见像被暴风雨袭击过的厨房,一边斥责道“洗碗对你来说有那么难吗”一边默默地挽起了衣袖。瞥了眼墙上的钟,“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洗澡补作业吃饭,一个小时后我们出门,你看着办。”他动作娴熟地打开水龙头,拿起抹布开始收拾战场,嘴里还小声嘀咕着“好歹叫我哥啊,我可是比你大两岁啊小子……”

夏尘早已忙得不可开交。

 

时间已逼近傍晚,夕阳的暖光瞬间覆盖了整个世界,被染上金黄的街道上父母牵着刚放学的小孩一同回家,巷口处辛苦叫卖了一天的摊贩也开始收拾行当,剩下小半桶的豆腐脑飘出香甜的气味。停在电线杆上的麻雀只剩下三两只,圆滚滚的身子看上去就像颗巨型的鹌鹑蛋。

 

黄昏是一天当中的缓冲和过渡时期,它孕育着黑夜,也温柔地目送白日。空气一半甜蜜,一半忧伤,混合着人们汗水和泪水的情绪变成长长的锁链,随人们的步伐在地上嘎啦嘎啦拖行着,红得想要烧起来的晚霞就好像给予了人们莫大的安慰和怀抱,那是允许人们宣泄的讯号。

 

夏尘和沈礼渊都是C市本地艺高的学生,不过两人的年级和班制不太一样。沈礼渊比夏尘大两岁,早前已经跑完了艺考,现在恢复了文化课的早班值。夏尘不过高一,但迫于早上要去打工的缘故只好把课挪到晚上。

 

厨房传来饭香,夏尘仍在房间里和作业苦苦斗争,以至于头发湿漉漉地打湿了后衣领都不自知。沈礼渊随手扯过门边的毛巾,盖在夏尘头上后不由分说地一顿乱揉,而被夺走主动权的少年居然还跟着沈礼渊的动作像狗狗一样甩着头,蠢得让人发笑。

 

“作业做好了吗?”

“一半都不到呢……”

“这怎么行!”

“所以啊!渊哥最好了!帮我做好不好!”

对方还一脸无辜地用狗狗眼神看着自己。

“……没有下次。”

“耶!吃饭!”夏尘爽快地把毛巾甩在床上,蹦蹦跳跳地往客厅走去。沈礼渊一脸无奈——谁叫你是我弟弟呢。

 

出门的时候夏尘才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过头问:“你不是上完课了吗,要去哪?”

“有点事。”

“哦。”夏尘低下头,把钥匙扔给沈礼渊,说:“早点回来,我可不想今晚睡在大街上。”

沈礼渊拿着钥匙哑然失笑,再抬头时那人已经骑得远远的了。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人一直不准自己拿后备钥匙,有次自己想要偷偷再打制一把钥匙,被对方得知后却莫名其妙地生起自己的气来。

 

晚霞快燃尽了,夏天的夜空暗得清浅。街灯明亮的灯光晕照在那驰骋的少年身上,自行车蜿蜒的路线像是锁链,游龙似地蜿蜒前行。

 

沈礼渊把钥匙放进口袋,骑着自行车往相反的方向远去。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JustL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