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Lea.

Another way

十八岁,尝试着一个人,一个人尝试着。

好吧我认命,又是可恶的中铺。 

写下这篇游记的时候我正躺在北京回临沂的车厢硬卧里,鼻尖依旧伴随着难闻的气味,我的身体也依旧动辄得咎。

 29号很早就起了床,下楼后Sv要去学校,而我要去车站,我和她告别时没有回头。一个人艰难地拖着大箱子挎着袋子走过一条街一个路口,轮子在水泥路上咔咔咔咔仿佛随时就要脱离箱体准备离轨。 然后是漫长的地铁换乘,没有电梯的路程行李基本靠摔,凭借过人的耐力我终于坐上了北延段的地铁,耗时1.5h,耗费7元,白云机场我来了。 

所以说,机场实在大得可怕。没有狗乐陪在身边一切都很新鲜也很慌张,前台接待员态度恶劣,她送了个大大的白眼给我,我内心是拒绝的。恰逢外婆打电话过来,我装作什么都懂的样子。于是人就在这种自我作死的时候学会了报喜不报忧啊。

 去到接待室,行李超重,结果只能现场重组了一下...staff姐姐很好人,虽说我重组后还是超重,但她说"我和机场那边说一下,实在不行还是要交钱哦",最后!还是压下来啦!省了七十块...简直感人。当然也因为办了代理服务,所以其实我不需要自己去办登机和行李托运。

 过飞机安检是我碰到过除了解数学题以后最麻烦的事,全身都被摸遍了,花花给我的移动充还被抢走了=_=差评。要不是看在staff颜值比较高我早就发烂渣了... 上了飞机才发现自己的座位在最后一排最边角,神视角。飞机餐一般。国航staff颜值和态度都好评。因为是下午所以窗外的景色并不清楚,坐上飞机感觉并没有什么太大不同,也看不到期盼很久的蓝天白云。 然后下机,拿行李,出站口,找他。

后来他先找到了我,这是他新学期逃课的第一天。而我只想感叹,在陌生的城市里,有人接有人等的感觉真好。


 去和园的路上见识到了北京的交通状况,真心乱。三轮车摩托车单车公交车并行不悖,横冲直撞转弯抹角时仿佛十字路口和红绿灯不过是装饰游戏。 晚饭随意,反正味道比临大饭堂好。溜进便利店,发现有杂志架,架上有我喜欢的家居廊,顿时开心。

 合宿的还有两个澳洲妹,一进门还没发觉,不过她们开口吐槽剧集的时候瞬间醒了,fucking讲得干脆利落,好听得很。第一夜睡得安稳,我是个不认床的人,适合四海为家。 3.1早起失败,没去慕田峪,他奈我不何,只好慢悠悠去吃了早餐,至于早餐是什么,我好像忘了。早晨的北京街头老是大雾大霾,却又阳光普照,叫不出名字的古树长得很高,枝桠梢条蜿蜒曲折,在白白的远空里构成了不可言喻的渺朦和诗意。人们步子很急,也有街边的大爷大妈叼着烟拖着菜匣子闲聊的,脸上一副怡然自得,仿佛年轻的急躁激进全然与自己无关。还有很多外国人,三三两两地走着,好奇地看着周围的建筑,嘀咕着我听不懂的话,他们也在不知不觉地融入北京。

 北京,是个奇怪和谐的兼容城市,它苍老又上进,传统又新奇,好像冷漠无情,又处处江湖侠气。 路上经过北大,无奈人家封校进不去。倒是去了万圣书屋,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畅快。里面有书,有猫,有咖啡,读者很安静,都专心致志地捧着书或皱眉或平淡地读着。店面的装潢也算别致,挂着的周边衣物和灯饰颇有些情趣,可以看出店主是花了心思的。

 后段路又进了豆瓣书店,格局很小,书的种类不算多,但也有精品。兼卖的信封和布袋倒是没什么新意,淘宝一搜也能看到。 终于到了颐和园,进门就是高耸密集的古树,又或许是松树,又或许是柏树。园林和小山藏匿交错,我们一路向上爬,不走寻常路地爬假山假石,只为了避开人群。毕竟曲径通幽处,于我而言一切都新奇有趣。一路向前,我喜欢亭台楼阁的琉璃瓦和屋檐细节,恢弘瑰丽的大建筑唯有加上了匠人们用心良苦设计的细节才显得独一无二,也以此看出古人对待建筑的审美和态度来。 后来玩性大发,想要捡颗自然掉落的松果,无奈太高,他也摘不下来。倒是后来在半路上捡到个半灰的,丑,大概能说残缺别致? 

我们走了很久,他基本上都在陪我犯傻。我尤为喜欢各种门匾和外墙,名字好听,琉璃瓦上的花草树木佛像人头皆有妙趣。其中有个亭子叫"清遥亭",看到后有种神精气爽之感,觉得舒心。亭外对出的围栏装饰被我揶揄长得像桃子,他倒好,一开口就说洋葱。然后是辽阔的昆明湖,我问过他为什么叫昆明湖,明明在北京?他耸肩,道:皇帝任性呗,爱怎么叫怎么叫。 喜欢昆明湖,我们沿着湖走,湖水随着风走,风吹着阳光走,暖金零零落落摆摆荡荡,晃眼,动态里却显出静美。昆明湖很大,我们等着迎接日落,风是有些冷,但路上该慢跑的谈情说爱的也都在,我和他没有讲很多,也不尴尬,好像本来就应该这样。 我们坐在长凳上,湖里有一小块结冰了,而两边还是流水潺潺一派生机的样子,看吧,动静皆有,和谐包容,是水的天性。抬头的柳树还没青,光秃秃的枝条在三月的风里颤悠悠地摆着,他又拿出了那个有些旧的耳机分线器,我笑,然后两人看着眼前明明是"渺远空山后,水静日落黄"的如古诗插图般的画面,耳机里却是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后摇和迷幻乐,还有吉他,钢琴,小提琴。画风不太对,但也一直听到了日落结束。

 如蛋黄般圆大的太阳渐渐陷落,变红,变小,像个要回家的羞姑娘,天空都变成粉红色的,直到完全隐匿在树后不被人们看见,而天空被染成的蓝粉渐变依旧让人心动。 接下来是晚饭时间。去了牛街,一开始还纠结着要不要去最有名那间饭店,后来他把心一横说"堵车就堵车,排队就排队,去吧"累得半死终于去到了,排队的人实在太多,阵势就能放倒我们两只弱鸡...然后果断去了另一家,虽说也是走了一会儿,但坐下来大口吃肉喝酒的感觉真好。我指着燕京的瓶子说,我最近看到这玩意儿是在随身的书上,冯唐的《北京,北京》。男主喝这喝傻了,回忆以前年少轻狂的混沌,酒梦和现实全他妈成了一个样。 

后来我们互道晚安,回了房间让身体和灵魂回血放空。在氤氲的雾气和顺下的热水里我有些发懵,我就这样来了北京啊。

 

第二天算是早了点起,但也没早到哪里去。 那么早餐就是重点了。他点单,无意间点下来满桌的韭菜。还有豆汁儿。这玩意儿是我要试的,不过我搅了两下看那悬浮液上上下下,那颜色像是青黄石灰,味道...酸馊味。说实话我有些怯,但他一句"你喝不喝,不喝我来"激得我马上喝了三勺,结果——妈的我要升天了!这什么玩意儿! 我很认真地问他:"北京人民真的喜欢这东西吗?还喝了那么多年?" 他点头,我叹气,放下了勺子。 

故宫太多人,绕去了景山公园,登顶看全貌。手机像素本来就渣,京城又雾霾,拍下来俯瞰的故宫全貌像是海市蜃楼,大得可怕,难怪古人说"一入宫门深似海"了。 下来的时候又捡到了一个松果,比昨天那个要好看,我拿起来向他炫耀:"大自然的玩具!"那时候的我,应该笑得像个傻逼。临走的时候他还说这里有棵树,是某个皇帝上吊的地方。问我要不要去看,我后来想想,看来干嘛?于是白了他一眼,"拒绝。" 他很早就和我预告过他没有特意找什么好吃的餐馆,吃的应该很随意。我说无所谓啊,他点头,带我来到了一家卤煮店。

 他说,一般不会带妹子来这种地方。 

我说,算了吧,就我和你的关系,我们这种革命友谊已经很高级了。 

来到北京两天,顿顿重口,真是个迷。 下午去了国家博物馆,大得可怕。

一楼的展厅展示的是中国各个朝代的历史文物,我本想直奔宋朝和民国去的,但跳着跳着还是看了好多,我还没看到宋朝呢,时间紧迫,就要走了QAQ印象最深的是商朝(?)出土的一块玉,上面的纹路或许是天然而成或许是经过时光和大地的侵蚀,竟然意外地很像海浪波澜,凝视久之仿佛能听到海浪的声音,好神奇。还有一件唐朝出土的首饰盒,绿玉璧上点缀着暗黄的花纹,扣搭漂亮,放在今日而言依旧美得典雅大气。(女人呐...) 

最大的感触就是——历史是真实的啊。看到那些本存在于历史教科书上的文物出现在眼前了啊,感动得想哭,也为自己的无知和狭隘感到羞耻。 本想走直路去国家图书馆,没想到天安门广场门口要安检。只好排队吧。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本来以为国家博物馆已经够大了,没想到国家图书馆更大。置身其中仿若蝼蚁,人在知识面前显得那么渺小。 我说想看文学类的书,他说他忘了在哪里啦。于是上电梯走了一圈,又下来跑了几圈,才在一个进门看到他"终于找到你了"的欣喜表情。我甚至来不及看书架上的分类,一个转身进来映入眼帘第一本书就是《重力小丑》,轮到我大喜。这种冥冥之中被缘分牵引的感觉真是奇妙又愉悦。 走的时候依依不舍,俯瞰整个阅览场所的格局实在壮观,这个设计也让我想起国外一间相仿的大学图书馆格局,至于具体名字倒是忘了。国图真的是一个恢弘而肃静的环境,是学习的好地方,当然,肯定有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呵呵。 晚饭去了吃烤鸭,不是全聚德。

 上桌的点心精致到舍不得吃,花样很多。囫囵吞枣后,他个直男兼糙汉和我说"每种的味道都一样啊"。我默默微笑,不说话。后来的烤肉和烤鸭吃得一本满足,但我还是不喜欢传统的烤鸭吃法→_→而买单的时候终于有了两天以来"我在消费"的实感,有点感动。 

晚上去西单蜂巢剧场看话剧(准确来说应该是音乐剧),《空中花园谋杀案》,孟京辉,史航作品。这是我第一次看话剧,小小的剧场里坐满了人,目测500+人。他买的是学生票,我之前还在预言"那我们应该在山顶区咯",结果进了剧场对号入座后果然在山顶区,他向我笑了笑。 第一次看音乐剧,所以特别投入。

第一幕完了以后我就莫名想哭,人们在鼓掌,音乐依旧,演员们在黑暗中奔忙着,奔向各自角色的位置。 说是山顶区,但其实也很能和演员感同身受。情节牵着感觉和认知走,台词和音乐配合得很好,不过女主之一的换气声太明显,有点出戏。至于其他细节都可以好评,连影子都有戏,我还能说什么?

 结束后我浑身发热,感情和泪水和汗水一下子涌上来蒸发不得,脑子乱成浆糊。稍微清醒后才发现,诶,这个故事的设定有点中二啊。 不过在回去的路上我和他说,下次再有演出我就逃来北京看。我喜欢这种真实的感觉,尤其是能看到人们表情,神态的,最喜欢了。所以我喜欢看演唱会多于dvd,喜欢话剧多于电视剧。 

他却摇头,说,我刚才只听到新戏是四月份,几号听不到。

 我撇撇嘴,看到前面半伞状展开在夜色里的报纸亭两眼发光就冲了上去。毫不大意地入手了两本杂志,临走之际另有一本惊喜投入我的怀抱,于是我发出了"北京的报纸亭的sense真的好好!"的感叹,他又笑。 笑什么,大山的孩子没机会接触这些杂志好吗QAQ只能订阅啦,这种在街上偶遇故人的亲切感你怎么会懂!哼唧! 我一边心满意足地抱着杂志回和园,一边也担心行李怎么塞... 


这天晚上要走了,可是还是没多早起。

他迁就我,也由得我"睡觉很重要啊,睡饱了才有精神去玩啊"的理论。 

最后一天的早餐是饺子,但依旧重口,我点了个茴香猪肉饺,说实话我也不懂自己在想什么...一盘20个,我一开始还说应该一半都吃不了,吃到最后还剩7个,瞬间打脸,呵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作死... 

798在大概北五环?远得很,我记得坐车坐了很久,扶着扶手身体不受控地摇晃,音乐播的是什么我现在已经一点印象都没了。 

下车后见到798的牌子瞬间兴奋起来,脑子里上课时看过的图片就在眼前的感觉好奇妙。进门就去了一间好像很有名的陶瓷店,里面的茶具和器皿都好漂亮〒_〒好想全部带回家...看了之后就跑了,一直和他唠叨说"好想买好想买好想买〒_〒",他就说"那就买啊,你不是说要消费吗。" 我停下脚步,一脸严肃地问"我们等下还回来吗?" 

他露出了一个不明其意的微笑,"应该不了。" 

于是我果断地回去了,入手了一个深棕色的杯子。(本来想买那个粉红色渐染的茶具,可是底部好像有裂缝〒_〒) 

后来拐进了陈佩斯工作室。里面的展览好像已经结束了,余下的作品很少。形状奇异的镜子,门板堆造的屏风…我不能说看懂它的寓意,只能说在不完全的认知中感受到艺术家的态度和表达。 

然后去了林冠艺术工作室。(对不起名字我也忘了)门外置立的愿望树随风飘,让我想起《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里面的声音艺术装置。我认真地写下了我的愿望,挂在最靠门的那棵树上。前一秒仍在我手里虔诚发光的愿望条,后一秒就被挂在树上,那小小的白纸片显得如此平凡,毫不起眼。 他想偷看,我阻止了他(ง •̀_•́)ง 

里面有装着水满是灵魂的透明玻璃瓶,熟悉或陌生的名字近在咫尺,它们如此亲密,仿佛能在每个寂寞的夜里安静谈心,触碰彼此。 还有在木箱里生长的不同植物,我惊喜地发现有棵开出了满枝的粉艳,像个小孩一样兴奋地指给他看,他终于在长久陪伴我的寂静里发出了惊讶"哇"的一声。 

金色的梯子,蓝色的旋转楼梯,处于幽暗的钻石光芒。 小野洋子真是个有魅力的人啊。 去了很多艺术品商店,看多了便审美疲劳。

后来又偶然拐进了叫"白房子艺术空间"的地方,正值展览。很记得里面的主题是"情欲 权力 死亡",成排的金色骷髅华丽又深刻,正面巨大的墙上被黑色覆盖,十字架上钉着的骷髅像仿佛宣告着生命的某种警示。只是向上抬头一看,竟然看到了满墙少女色的骷髅,中间两个尤为突兀,一金一银,像一王一后。 

漫无目的地逛,看到了一家"旁观书局"。他说"之前有听说过,逼格很高的样子。" 进门就看到Lens的集结版杂志,突然很想买下来寄给阿阮。始终被一本叫KINGFOLK(好像是?)的杂志吸引着,封面上的女人低头的样子颇有些禁欲的神秘感。 

然而。

 明信片太贵,没下手。

 于是乎拿了名片就跑了。

 逼近一点,他和我开始纠结吃饭的问题。好不容易走了出去仍旧在纠结下午的行程。 

所以我们去了萨莉亚。(迷之缘分) 

他吃东西的样子真的很不好看,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但是他说"吃饱了,回血了"的样子又让人有种"难道生活就那么简单吗"的可爱错觉。

 下午搭地铁,去了三联书店。(过程曲折) 书的种类真的很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开始困了〒_〒这就叫关键时刻掉链子...

寻觅中还是黏在了日本小说的专柜里,消费欲瞬间被激起。看到之前改成电视剧的原著《为了N》,可惜没有未开封的,所以没买,小遗憾。也突然发现大学期间自己看的书好像大部分都是有影视再现的作品,喜欢书和电影(或电视剧)一起看。 最后还是买了伊坂幸太郎的《死神的精确度》。别让我失望啊。


 他在某方面应该是个不折不扣的呆子。 下午在地铁站的小碰撞他以为我发脾气了,其实我只是贪玩〒_〒可是看他一脸严肃我没敢讲... 

然后吃中午饭的时候我说"好想吃沙拉,可是不能,好忧伤〒_〒" 

晚饭之前我又半开玩笑说"想去吴裕泰把花茶雪糕也吃了,可惜不能〒_〒" 

我以为他懂我今天是什么状况。 

结果他依旧一脸懵逼。

 我:"(微笑)" 

而晚饭的结论就是——一百个差评。出品太差了,吃个点心,里面的豆蓉居然让我吃出了核爆炸的味道。是在下输了。

 临走前的最后一个行程就是去电影资料馆(是叫这个名字吗〒_〒)看电影。是个艺术影馆,放的是旧片。屏幕超级大,影厅超级大,感觉像在大型会议厅里看电影。很舒服。

但是在微信上看到电影的上映年份是2001,而票据上写的是2011,所以我到现在都不清楚这部电影究竟是什么年份的产物。

 噢,片名是《儿子的房间》。

 结尾的BGM是个催泪弹,整部片我大概哭了两三次,他莫名其妙扭过头来看我也两三次。(是在担心我有没有睡着吗) 过马路的时候我问他:"可是我有点看不懂。爸爸还没有释怀吧?" "没有释怀啊。可是又能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啊。" 我很小声地"噢",默默向前走。 


因为不能送站,而我们又早到了火车站,窝在麦当劳等车。两个人又在聊些有的没的,气氛融洽到根本看不出来即将要说"再见。" 我检票进站,听到他说"再见",我没有回头但也很用力道别。 

人很多很挤,我拖着巨大的行李箱上了车才安下心来。 所以啊,浪荡的日子到头啦。 我窝在中铺里,没有网络只好发信息。

 我说: "所以啊 北京夜深啦 累了那么久辛苦啦 告别的时候不要回头不要逗留 下次才一定会再见 晚安" 

等我睡着了以后,他发来信息:"但是我当时的确在等你的回头呢 晚安" 

十八岁,尝试着一个人,一个人尝试着。 



P.S我在愿望纸上写着我的虔诚,那时候才不想被你看到,太快暴露秘密的感觉很不爽啊。

 "广东人 

在山东读书 

现在在北京浪荡 十八岁 

未来想在Australia生活 开一间店

 有书 有花 或许有你 希望可以实现吧" 



署名 森笙。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JustL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