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Lea.

Another way

好久没在这里敲下些什么了,倒是在票圈更新了游记,断续地写了三天,终于写完,也终于开学。

这个寒假,临沂-珠海-东莞-广州-北京-临沂。

有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好慢,白云和蓝天在头顶上悬着一动不动,就算冷风吹也不惧怕寒冷。感觉这潮湿的冷风会一直吹下去,这个忽冷忽热的冬天仿佛随时能结束,又好像还有很长。而不管去到哪里,我依旧是个不肯好好告别的人。

去广州的时候,没有和妈妈回头说再见。

去北京的时候,没有和Sv拥抱说再见。

从北京回临沂,还是没有回头和他说再见。


后来我说,“告别的时候不要回头不要逗留 下次才一定会再见”

可是他说,“但是我当时的确在等你的回头呢”


干嘛这样,又不是此生不再见了。你我都还年轻,虽然十八飞快,飞快不再。


可明明又是自己说要好好告别的啊。


回家见到外公外婆,感觉又憔悴了好多。我是不太忍心细看他们的容貌的,害怕再仔细几分,缴械投降的是我而不是他们。或许他们不懂,我的躲避和隐忍,不是不爱,而是太舍不得,太爱了。听起来像是小朋友的歪理,但这确实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除夕那夜我们共享烟花与孔明灯的璀璨,新年愿望被珍重地放飞了。你们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近半年的期盼此刻变为现实却感觉不到真实,只有一点我确信的是,我希望这样的快乐无忧可以持续到永远。

夜深,东莞这座城市的轮廓在眼前慢慢清晰,它的颓败和繁华相互斗争,那些被新世纪遗忘丢弃的曾经在黑夜里暗自滋长着,混合着复杂的情绪,或许是不甘,嫉妒,又或许是自尊,逞强。冷清的街道上宵夜摊依旧开着,只是顾客稀稀拉拉,觥筹交错高声阔论的声音显得单薄尴尬,模糊的灯光下影子也没几个,一副荒城模样。

根扎在这里,树长在这里,叶落在这里,命,也应该死在这里。

我不知道你还能生存多久,你每一步前进我都能听到你沉重紊乱的喘息。你的未来如何,曾经如何,或许在结局出来以前根本不值一提。

加油吧,愿你能继续发光。


然后我离去,在远方漂泊着,感受来自陌生地域的刺激和快意。

北京,北京。

你又传统,又创新。你江湖侠气,也摩登流行。

胡同和巷弄摊在你心脏中心,夜晚暖黄的灯光覆在白色油漆开裂的墙上,老旧的自行车爬满铁锈,街边的小吃摊冒着热气,好像天一亮,就会有个英姿飒爽的北京小少年一边拎着豆浆油条一边用标准的京普和老爸老妈告别匆匆赶路上学。

我才知道什么是生活。

而地铁是活在地下的飞龙,飞驰而过时风总是呼呼地吹,站台上人们见惯不怪,地铁里有背着吉他、脑勺后扎着小辫的青年,还有戴着渔夫帽和墨镜、扎着长长的银发马尾的帅爷爷。我看见剧场,我看见博物馆图书馆,我看见大学,我看见灯火霓虹拔地而起的CBD,我看见穿着好看的年轻男女。

我才知道什么是生存。


现在我在临沂,临大图书馆。

早读背单词听录音,上课记笔记也打瞌睡,中午看番刷电影,下午一脸懵逼。晚修看课外书,翻室内设计的杂志,记下一堆不明觉厉的设计师设计室还有相关品牌和比赛的名字。十点半树仁打卡,十一点半睡觉。

能坚持多久?不知道。

只希望安心专心过日子,期盼时间像午后近傍晚时的海浪变得慵懒缓慢,一层层地向沙滩堆叠缠绵,而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可以肆意地翻腾咆哮,卷起又白又冷的浪花。


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JustL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