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Lea.

Another way

Good Goodbye

2016已经来了一个星期了,而本来约定好15.12.31的时候写年末总结,写了零零散散几段就写不下去了。果然还是拖延症作祟啊……(借口)


昨天竟然毫无预兆地下雪了,是小雪,我却没有半点愉悦。只觉得恼人,冷冰冰的,天色也阴暗得不像话,结果逃了晚修,在床上沉溺于b站各种电影各种番剧。意外刷出了可食用的资源,一个叫ONE OK ROCK的日本乐团,说来好笑,被弹幕刷的最多的是“是日本乐队里面英文发音最正的”如此之说,真的很不错。今天一直在循环Good Goodbye,想起2015年很多人很多事,没有好好慎重地告别,就已经远去了。


第一个想起我外婆。

去年六月的时候毕业,和朋友约好的旅行倍受母亲和兄长阻挠,外婆却坚持不懈地支持我去,说不要失约,也当做是高考后的奖励。外婆把钱塞到我手里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有点难过,却又感激。

八月末,准备行李,收拾日用品和装备。去外婆家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多,其实一向吃不惯外婆做菜的口味,可是每次去她总是很欣喜地打电话给我:“囡囡想吃什么?我去买菜,做给你吃。”明明年纪已经那么大了,却还是一心一意为后辈着想,辛辛勤勤,每天早起准备早午饭,中午匆匆扒几口就去照看店里的情况,晚上才慢慢悠悠骑着单车回来。

从前觉得外婆很罗嗦,讲到无事可说就消费回忆,好的不好的都说,少有几次我能完整地听下去。倒是现在远离了她,主动打电话的人变成了我,六分钟,八分钟,隔着一千多公里分享身边的大小事情,后来她总说:“电话费好贵,挂啦挂啦。”明明我还没讲过,她却一本满足,笑意盈盈地催促我去睡觉。

是我变啰嗦了吧?

我不敢想象她真的老到白发苍苍的样子,也没有办法接受要是哪一天她会真的离我远去。多希望自己快点变优秀啊,快点练就一身本事,好好报答她。外婆想去的地方,想吃的东西,想体验的新鲜玩意儿,我都想满足。“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这句话,在我外婆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我母亲,我阿姨,我舅舅,还有我哥,我,我两个表弟,基本上都受到了外婆各方面的照顾。她也不止一次地和我说,我总是好担心你们呀,没饭吃,穿不暖,不够钱用,找不到工作,嫁不出去,这些……怎么办呀?我好担心呀。

我和她说:“我们都长大了啊外婆,我们会过好自己的生活,做的选择也都会负责,你不用担心的。”

她却总是摇摇头,叹气。

而此刻,我很想很想很想外婆。记得走的那天她和母亲都哭了,在车站。原本不过是我焦虑,害怕赶不上车次,没想到外婆和母亲一同自责起来,连同因为分别的不舍也倾泻出来,三个女人就这样如此不堪地在车站哭成一团。我心力交瘁到失控,没心思顾及她的情绪,一心想着要逃。

如今才懂得,那时应该好好告别,才不至于让外婆如此担心害怕,不舍也好,难过也好,人一旦老了,情绪也脆弱得如同孩子,需要呵护和照料。这些道理,也总是天意弄人地明白得太晚。


然后想到他。

我和他之间算什么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一场孽缘。很多不可能都被时间和语言幻化成可能,我才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地投入进去,这场没有赌注、也早已注定输赢的游戏。

遇见的时候,去琴房的时候,下雨的时候,一起吃甜品的时候,散步的时候,表演结束的时候……

我都不曾好好和他告别。大概是以为“明天总能相见”吧,告别显得如此没有必要。然而也总是太年轻,彼此心里想什么根本不知道,一开始就是错误地以为可以相交,然后缠绕,以此摆渡相守。后来才发现,也不过是相交,相交一刹后就开始渐行渐远不回头,彻底地,退出彼此的生活。

记得那是下午五点多。

我们站在栏杆前,天空还是蓝的,夏天的风有点闷热,他沉默不语,我一直说话。已然没有理智,只觉得心里万般委屈,隐忍和迁就或许也到了极限,其实自己也是个平凡人吧。不过是,想要一个结果罢了。

一直到晚修铃声响起,他喝了两壶水,却没有说一句话。走的时候,他似乎是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进了课室。我转身上楼梯,他转身回教室。分明就是不一样的路啊。

后来他去广州集训,从我生活里消失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本来以为波澜不惊的生活也就一直这么无痛无痒地过着,再后来他集训结束回来继续上课,高考,毕业。

我再没有机会见到他。

一次也没有,偶然在学校里也不过是隔着几排队列看见他的背影,几秒而已。直到拍毕业照,他的班在我班前面,才算好好看到他的正脸。好像高了点?兴许也瘦了点?不管怎样,他笑得很开心。戴着有些滑稽的红色领带,但他穿衬衫的样子依旧好看。

而我始终胆小,不敢上前说一句话。只远远地看着,直到他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中。那一刻我明白,是真的再无交集了。

遗憾当年未敢轰烈也不够坚毅,纵然深知我忍耐和退让再多,收敛再多,也没有什么期待的结果出现。只是,想交付的东西却仍旧憋在心里,难受。他已经走了很久,很久。

而我始终没有勇气说“再见。”

究竟是期待再次相见,还是再也不见?

心里没有答案。


还有同桌。

的确同桌换了很多个,但是能叫“同桌”这个名字的也只能是他。别人欺负他,开他玩笑,看上去老是被欺压,人畜无害。实际上能看到的景色比别人多得多吧。调位后其实已经没有多少话题,也硬生生被隔出好远距离,身心都是。我不回头,他不在意,就这样慢慢消失的默契,从此也不再有人过问。

好歹是同月用日生的家伙,太多习性都一样,他说不出口的话,我也明白。只是心中的失落,不过是遗憾没有完成所谓的仪式罢了。后来他有了喜欢的人,用尽全力地去爱着投入着的样子真好啊,突然觉得羡慕。喂,被你喜欢,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啊。

写了很久的毕业信,料想不到你谢师宴的缺席。一旦过了那个期限,所有语言都变得尴尬和空白。聊天记录和短信,电话记录也全部清空。我们之间好像发生过什么,现实却是干净得如此残忍,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多想你出现,我们再拥抱一次吧,在你耳边说“再见啦,同桌。祝你幸福。”

可哪来那么多矫情的如果。

你幸福就好,我的告别也无所谓啦。


既然已经活着就不要去问为什么,因为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苦苦思索后反正也不会选择死亡来终结自己的疑惑,那就好好活着。认真的,用力地,让所有相遇都尽可能地不留遗憾。好好打招呼,好好说再见。


怀着如此复杂的情绪度过了复杂的2015年,是时候说goodbye了吧?

让所有遗憾都去死吧,2016年要好好地精彩地活着,答应自己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喜欢的东西就主动去争取。


Good Goodbye,明明说好的离别,可网易云音乐的翻译却是【愿再相见】。

就这样吧,愿再见一切昨日忧伤和遗憾,愿再见明日的朝阳和花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JustL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