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Lea.

Another way

诗与胡说 page four

                                        《辩题与辩题以外的人生》


好久没写文,感觉不会说话了。鉴于最近帮朋友们拆的辩题有点多,我就讲讲自己的辩论生涯好了,虽然并不长,而且现在处于夭折状态……

 

细细想来,我第一次接触辩论应该是高一。当时小黄鸡、文婷、爽姐还有那个看起来很凶的学长(我忘记名字了)打了场表演赛,辩题是“当代社会男人更累/女人更累”。现在看来真的非常水,完全跑偏辩题不说,没有完场爽姐就走了,好醉……不过对辩论产生兴趣也的确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感觉打开了新大门啊。

 

永远记得第一次打辩论赛的时候光是自我介绍就说了四次,一直卡一直卡;后来进了市队,每周六都在莞初下车,吃个茄子饭就滚去莞香花集训;再后来打知行杯,对手是东华,初中生辣鸡到不行,几乎死在场上……之后和会飞成妹搞校赛,一边当工作人员一边当辩手,被谢三金各种蹂躏;还有市队的寒假集训,又开心又难过。这些和辩论相关的日子在高三暂时写了完结篇,大学本想开启它的另一段旅程,没想到打了初赛复赛后就夭折了,心有点塞。

 

本以为结束了的东西却以另一种形式和我发生联系。或许是高中的时候辩论几乎是我的标签,所以现在很多高中同学到了大学后都会找我帮他们分析辩题,还是很开心的,有种从未远离辩论的感觉。前几天汕大的甩同学输掉了比赛,郁闷之下把我和胖纸书生拉进了讨论组,辩题是“难以认同故宫里的星巴克/不妨宽容故宫里的星巴克”。

 

既然输了那就没什么立场可言啦,刚好我和甩的个人观点是一样的,不妨宽容故宫里的星巴克。

 

对我这种小白来说,基本的辩题分析思路就是抓关键词,找定义,然后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找例子佐证观点嘛。我当时是这么和甩同学说的(当时我还不知道他已经打了比赛了):

 

“先抓关键词 不妨、宽容、故宫、星巴克。至于概念自行度娘。

一辩稿的观点可以发散来考虑 比如国人的心理变化 比如国家的外交政策 比如这些历史建筑后的文化内涵 比如旅游业的发展 仅供参考。

我们宽容星巴克的存在,可以看成是对外来文化的接纳和欢迎,也可以视为对传统旅游业的创新发展和现代化改造。

因为故不仅仅是一个历史建筑,它背后蕴含的传统文化价值,还有国人对其的精神认同感是非常巨大的。所以说,要是我们宽容星巴克进驻故宫,是可以胡扯到一个相当高的道德水平的……”

 

这种就是一个纯粹的比赛思维,用比赛思维去面对辩题,其实是一个辩手的基本素养。怎么去吃透一个辩题,对于小白来说,必不可少的就是上网度娘相关的辩词和看比赛视频,常规赛的比赛规则要懂吧,各个辩位的功能和发言要点要知道吧。多的东西也不讲了,毕竟个人水平也有限,我也不想科普。我只是想讲“辩题和辩题以外的人生”而已。(然而跑歪了的人也是我)

 

当我知道甩同学已经打完比赛而且打输了以后,我对这个辩题的拆解更加肆无忌惮了。讨论组不断冒出了各种有反社会嫌疑的言论……反正我觉得星巴克进驻故宫不是什么大事啊,不需要动辄就扣上“漠视民意”、“没有民族精神民族意识”这种高大上的罪名。就因为一间美国街头连锁咖啡品牌,不小心也好,故意也好,开到了故宫,我们居然要因为“它和我们故宫的建筑风格、文化内涵不相符”就赶人家出去,还要骂那些拥护星巴克存在的人?拜托, 当初说好的和谐共处海纳百川呢?简单的事情非要搞出那么多政治阴谋,对方辩友城府太深,我们没法好好沟通了……后来的后来,我们并没有得出什么可以攻防的点,单纯觉得脑子不小心开了个洞。过程挺有趣的,就这样而已。

 

接触的辩题还有很多,不一一赘述了。此外,近两年很火的《奇葩说》也掀起了人们对辩论关注的新高潮,用一种综艺通俗的方式介绍辩论这个东西,还是很成功的,尤其是辩手们都不是些什么正常人。看到陈铭邱晨马薇薇还有周玄毅胡渐彪的时候我的心情已经不能用狂喜来形容了,毕竟人家是专业的……新国辩在北师珠开赛了,同学天天直播,我要疯了。他们还有《辩论与逻辑》的选修,我……心塞。不就欺负我穷交不起北师珠的学费嘛!我呸!

 

然而最大的打击是,北师珠最近推出了和Monash的合作计划,可以去那留学学习……

我已经哭成狗了。

 

好了我又歪题了。回来回来。

 

其实我很清楚我并不是个适合打辩论的人,打二三辩结果被虐出血来,一辩似乎可以,但并不够出彩;四辩似乎是最适合我的辩位,然而总是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我不想说如今自己的怯场和紧张是因为没有努力过,也不会承认我比别人差,更不是因为草率才否决了自己在辩论上的可能性。我只是很清楚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我可以在场下和别人balabala很久,但实在不是表演型的人。大概是因为从小就自卑吧,说话做事都没什么十足的底气。

 

“你最喜欢的,不一定是最适合你的;最适合你的,也不一定是你最喜欢的。”

大概就是这样吧,我不再打比赛了,不能再穿着正装拿着手卡在场上指点江山了,多少有些遗憾。但既然明白自己的定位,那就扮演好现在的角色吧。把自己的本质看得通透,之后的抉择和结果似乎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所以我从未放弃过辩论,我始终用另一种方式爱它。爱它什么呢?

 

它满足我的虚荣和骄傲,满足我的求知欲,满足我的思考……确切来说,辩论带给我的乐趣不仅仅在于比赛的输赢、交到多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它还是我开发了思维的新视野。因为形形色色的辩题让我不得不接触一些日常根本不会主动去触碰的东西——它迫使我去了解社会上的热点时事和焦点人物,它让我去借阅生涩难懂的名著和资料。是的,辩论让我变得和别人不一样。

 

没有接触辩论之前,我不会觉得现代汉语词典也可以是一本有趣的课外书;我不会知道水门事件牵涉到怎样的政治纠纷、马加爵又是个怎样备受争议的悲剧人物,也不会知道什么叫做稻草人理论、地基理论……etc。我的日常兴趣不再局限于买买买吃吃吃逛逛逛,辩论让我的无知变得明显,让我知耻,所以更有动力求知。在辩论这方面,我最大的收获是一种思维的锻炼和视野的开阔。当时集训的时候教练很凶,老骂人,我和舒敏在房间里熬夜准备辩题,查房的时候屏住呼吸生怕教练敲门……

 

我才明白独立思考的意义所在。

我才明白为什么每次考试老师都说“一定要自己做啊,要独立完成”这句话了。

毕竟脑子是你的,不动用就生锈了。独立思考是为了拥有自己的世界;在舆论对你进行大规模道德绑架情感媚俗的时候你有勇气站出来保持自己的立场,捍卫自己的声音;在迷茫无力的时候你不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在很多看似无所谓的选择上你变得坚决变得有所谓;在陈述观点的时候你可以说“其实我觉得……”“我的看法是……”而不再是“原来是这样!”“所以现在是怎样?”

 

人的能力可以培养,兴趣可以挖掘,但脑子不用就真的会生锈的。别人的答案长什么样不重要,对或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答案长什么样,会得到一个怎样的独特的结果。

 

辩题以外的人生,我看到的不仅是文字游戏和思维碰撞,而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JustL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