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Lea.

Another way

风风火火,疯疯活活

涅槃新生绝非易事,代价之大也并非是一两个月就能完全消化,从广东到山东的28个小时里,我为我自己的18岁划了一条分割线。绵长,烦乱,不安,却也期待。

想要改掉的坏习惯很多,想要发展的兴趣爱好也很多。怎么去协调自己的内心想法和实际行动是个难题,遇到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也让我十分头疼,尽管万分纠结,但最后还是要坚持下去。只是,一次次尝试之后我开始迷乱,搞不懂自己想要变成一个怎样的人。我偶尔清楚自己不想要什么,想要什么,也偶尔贪心地把一切机会和挑战都占为己有。把自己逼疯大概是多年来的劣根习惯。

初中的时候抱着小市民心态单单纯纯过日子,嘻嘻哈哈,蓝天,白云,饭堂的饭菜,球场的欢呼,课间的打闹,就是一切。和朋友也有过吵架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到最后敞开心扉睡了一晚,还是决定和好。

到了高中,远离了熟悉的人的自己变得又脆弱又强大。因为扮演着班级里讨人厌的角色而在背地里流泪,一下子当着语文课代表、副班长、宣传委员还有半个纪律委员,还有校内的文学社和辩论队……到后期自己挑灯夜战补作业补笔记,然后倒计时飞奔回宿舍,分班的时候大家都哭成一团。

分班后,新班级里的人说“其实我觉得你好厉害噢”,受宠若惊。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苍白的人生里没有任何像样的荣耀来装点,也总是要靠别人的肯定来获得自己的存在感,像我这样活着,其实很笨拙。然而当旧班级里的人也稀稀落落地和我说“分了班以后才知道你当时做的事情都是对的,很感谢你”,我却还是热泪盈眶到不能自己。

那个像火一样的自己,究竟点亮了多少人的生命呢?

那个像火一样的自己,即使每天都说很累很想放弃,可是到最后都坚持下来了。如今再回首,那又是一份怎样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才能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呢?那可是强大到和家人翻脸也在所不惜的决心啊。

而那个像火一样的自己,为什么现在不见了呢?

 

如今的自己变得更为细腻,又或者,敏感到神经质。不再抢着去承担责任,不再主动去当“第一个”,不再对身边的低俗之事嗤之以鼻。活在自己的步调里,按着自己偏执的喜好吃喝玩乐,作息生活。看似已经习惯了独立自持,倒不如说是因为自己害怕开始,害怕和别人比较,害怕自己不是最好的那个。

大家以为的平静,其实是自我放逐的寂寞。而这种对集体主义活动失去热情,对所执着的事情失去拼劲的心态,我自己也很疑惑。——我也不知道自己像变成什么样的人了。

我很想再燃烧一回,却失去了能让我为之燃烧的东西。我也很想永远淡然平静地过日子,却又害怕被空虚和寂寞绑架。人心的挣扎总是很窒息。

 

为什么老是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呢?

或者说,这种格格不入是不是我所追求的呢?

 

曾经无法定义的生活,如今就这样赤裸裸地摊在眼前。被分割的温床和远方,一次一次地动摇我,远方海浪滔滔不绝,离人的歌和狂欢的篝火交织浮动。就像是角色扮演游戏里,我向很多NPO都申请了任务,所以他们头顶上都是浮动的“?”,他们都在等我交出答案。

 

这就是一次抉择。

抉择以后就不能回头了,所有多余的贪恋都不应该出现了。

那么问题来了,我究竟是什么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JustL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