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Lea.

Another way

虚脱

这种心情像悬在半空不着地,你看得到蓝天白云也看得到脚下青青草地,但你身体的哪一个部分都不属于它们。而你其实压根不想占有看得到的风景,你头脑里始终有一个人在跳舞。

 

而你只想和那个人好好跳一场舞,酣畅淋漓。

 

——你突然很想问,我是谁?我来这里干什么?

 

 

屁,我怎么知道。

 

每天游走在几个声音之间,头脑里的小鬼一直打架,却又窝囊废地打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有时候莫名其妙就扮演着正人君子的角色,正义感像突然膨胀的气球,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而爆炸之后的结果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也有时候虚荣好胜到令自己作呕,就好像深夜十二点一点依旧在为一个93年的辩题死磕着,这种说不出由来的胜负欲,支配着我半死不活的躯体。

 

生活像一阵烟雾,煞那间所有方向都淹没在空茫的鱼肚白里。而你只能走,不能停。一旦停下,过往的斑斓和灿烂就会把自己卷入万劫不复的漩涡,——我一直很拒绝活在回忆里,虽然我懦弱的时候老是像只乌龟。但我知道我是只骄傲的狮子啊,狮子就应该勇敢往前走啊,怎么能轻易回头?

 

而朋友圈里时常鸡汤泛滥,点赞表示礼貌,但总是不敢轻易评论。因为无论何种回忆杀,我只想说一句话,而这句话通常只会让过往的美好显得更加不可追忆,让我们更无力。漂泊异乡的孤独,没有熟人的陪伴,完全陌生的境地,棘手的难题,恶心的食物,昂贵的物价,油腻的腔调,——这就是你曾经向往的“诗与远方”,这就是你笃信的“最好的安排”,怎么样,要退货吗?

你没那个权力。

 

“别回头,回头就再也无法前进了。”

 

 

好像很多东西都无所谓,又好像很多事情都很有所谓。

我想你只属于我,不要走。但我又不忍心剥夺你的自由,你说的道理我都懂,所以似乎按理成章地我应该谅解,算是放过你也放过自己。

 

但是我已经在沙漠里走了很久很久,也被很多假装善良的仙人掌刺伤过,我很累了,想找个注脚。可能现在的你因为可怜我所以收起了所有尖刺,你极尽温柔地拥抱我,而我终于可以放声地哭泣。

 

可是等我哭完以后,等我理智了以后,我应该怎么对你呢?你对我来说是什么呢?

你慢慢,慢慢舒展开所有尖刺,我一屁股坐在沙地上,疑惑地看着你。

你是谁呢?

我可以选择的表情有很多种,你喜欢哪种,我表演就是了。不过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我其实很疑惑,舞台上表演的小丑卸了妆以后还会不会笑呢?对他们来说,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呢?

——我也一样,处于惊恐和疑惑之中惶惶终日。突然搞不明白,自由的定义是什么。

 

最后我变成一条鱼,跳进无尽的蓝里自杀。

 

我没有不开心,只是有点疑惑。而这感觉让我虚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JustLea. | Powered by LOFTER